全世界流动青少年工作

背景:街头儿童—街头青少年


  如今,几乎在世界各地都能看到那些街头儿童以及品德受到败坏的青少年的身影。 在欧美人看来,就在几年前,这种现象还几乎只局限于拉丁美洲, 非洲以及亚洲的一些发展中国家。而如今,这些街头儿童的存在对美国,加拿大, 欧洲国家以及独联体国家而言也已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想要真实地看看他们, 那不管是在诸如纽约,马德里,布加勒斯特,那不勒斯,莫斯科,克隆, 马赛以及华沙等大城市的城市中心,还是在这些城市的郊区以及没落的旧城区, 都能找到他们。“街头儿童”这一概念让人联想到他们身上一些特征具有很强的可比性, 现阶段的研究还无法证实这些特征到底是什么。 这些特征可以既指那些儿童在他们的街道社会中接触的生存环境, 文化环境以及他们的“奋斗历程”,也指那些被指定的生存状况或维持生活的形式。
 
联合国儿童救济署估测全世界街头儿童的数量约为八千万到一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德国 1992)。街头儿童被理解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 街道在广泛意义上成为他们主要的生活场所而且他们也得不到相应的保护。 这儿“街道”也包括偏僻废弃的建筑物以及住所。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 在全世界八千万街头儿童中就有四千万生活在拉丁美洲各城市, 其他主要分布在亚洲和非洲国家,相应比较少的一部分生活在美国和欧洲。
 
虽然世界各地都在谈论“街头儿童”这件事, 但对这一社会问题却还没有一个被普遍认可的定义。 那我们应该怎样更清楚地定义这一现象呢?我建议根据实际工作经验去下定义。 对于那些道德受到败坏的儿童和青少年,街道一直以来都是他们主要的社会场所, 根据多年在流动青年工作站与他们接触的经验可以总结出对欧洲地区情况而言最适用的定义。 位于斯特拉斯堡的欧洲理事会的一个研究小组在1994年已经公布了如下定义:
 
“街头儿童是指未满十八岁,短期或长期生活在街道环境中的儿童。这些儿童居无定所, 在街道上有他们一帮同龄人团体或者是其他各种关系。 他们的官方统计住址要么是他们父母的住址要么是一些社会机构的地址(教养院, 青少年精神病院等)。最显著的特征是,他们跟他们的监护人,如成年人,父母, 学校负责人,青少年帮助机构以及社会服务机构的工作人员,很少或者完全没有联系。” (欧洲理事会 1994:23)
 
如果同意这样一个定义,那就表示,对儿童(在德国到14岁为止)和青少年(14岁到18岁) 加以区分这样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就不存在了。 法律意义上对两者的区分并不符合儿童青少年实际面对的生活环境。另外, 此定义还明确指出,有些负责街头儿童生活的人,不能或不想完成他们的任务。 这样就很容易得出以下结论, 对于大部分生活在毫无保障措施的街道环境里的街头儿童而言,要采取新的措施, 对他们施以关心和帮助。
 
普遍说来,街头儿童青少年在经历各种拒绝,冷漠,肆无忌惮的剥削,暴力, 诱惑以及几乎生存不下去的局面后,经常会绝望地在吸食毒品,盗窃,卖淫, 实施暴力以及贩卖毒品等行为中寻找出路。 很多街头儿童青少年沉重劳作却得不到相应的报酬。 他们经常是把帮派或街头团体看作家庭的替身,这里是他们身体和心灵的避难所, 一种生存制度,给他们提供安全和保护。 这正是一种在他们在之前的生活中经常十分渴望得到的东西。他们或者是单独生活, 或者是跟他们的小帮派或团伙的成员生活在一起。营养不良于他们而言是正常现象, 他们的健康状况也非常差或者是有些人从出生起就一直忍饥挨饿。没人照顾他们, 他们没有安全感,无法接受知识教育,最重要的是得不到关爱。
 
对于很多街头儿童青少年而言,街道既是住所又是工作场所。没有成年人的关照和支持, 他们不得不每天尽可能的为生存做斗争。 不管是偶尔跟家庭有联系还是完全没有联系的儿童青少年都是这种情况。 “他们早上醒来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下一顿饭在哪儿,或者说,到底有没有下一顿饭。 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不管多么可怕,他们都必须得自己面对所有一切。 他们无法规划未来,无法满足自己的需求……有时候他们几乎都不知道,他们来自哪, 要去哪儿”(阿涅利 1986:32)。跟他们之前在家庭中经历的困境以及暴力相比, 在街道上的生活反而更轻松而且有时甚至可以说是“正常”生活。但这儿不能误解为, 街头生活是一种令人愉悦的选择,像是在某些关于街头儿童生活的浪漫的想象中一样。 但是街头生活经历确是提供了一种独特的类似亚文化的空间。 把街头生活看作是“有很多活动”的地方,这儿人们能期待并体验各种紧张, 激动的事件或其它活动,从这个角度看,街头生活甚至具有很大魅力。
 
没有家庭或其他庇护,街头生活其实同时违反了人具有拥有食物,住所,健康, 教育以及自由的权利。然而困难在于,不能确定单一的诱发因素都是什么。
 
新闻国际流动青少年工作协会流动青少年工作. . 起源. . 艰难的生存条件. . 方法原理. . 文献专题研讨会项目下载链接联系数据保护版本说明